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研究
发布时间:2015-04-07 14:25:51 点击次数:
  

        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是指在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与现代化建设历史进程中,传统机关事务管理体制内部矛盾运动,在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新形势条件下所反映出来的与以前不同的区别性标志,构成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的发展轨迹。深入研究从计划经济历史时期的传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信奉“自我拥有主义”,到市场经济发展时期的新型机关后勤服务体制实行“多元化服务主体”的历史性变革理论与实践问题,不仅对于推进机关事务管理科学化、保障法制化、服务社会化改革具有重大现实意义,而且对于认识、发现和掌握运用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基本规律同样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一
    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是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初级阶段的显著特征。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思想理论是实践行动的先导。在计划经济体制终结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建的大变革时代,社会生活诸领域里的传统理念不断裂变与分化是一种普遍现象,区别和不同的地方在于其自身的特殊性方面。“裂变”是物理学描述物理现象的词汇,这里借来用于揭示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的变化特征,是指人们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形成的机关事务工作思想体系逐步分化、瓦解而产生新的思维新的逻辑观念。一方面,在自上而下推进新时期机关事务工作改革的历史背景下,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是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象,具有不可抗拒的历史发展必然性;另一方面,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来源于改革实践,而反作用于改革实践则是一个从不自觉到自觉的不断扬弃的发展过程。
    从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渊源来说,机关事务管理职能与机关后勤服务职能分开不仅是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的实践基础,而且也是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改革开放30年来的实践证明,尽管机关事务管理职能与机关后勤服务职能之间具有不可分割的相互联系,但各自却具有不同的本质属性和相互区别的运行规则。机关事务管理具有行政工作的本质属性,是政府工作的有机组成部分;机关后勤服务则具有经济工作的本质属性,必须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因此,机关事务管理职能与机关后勤服务职能在体制编制上分开,不仅具有客观必然性的科学发展意义,而且也是新时期机关事务工作继往开来与承前启后的前所未有历史性变革。一方面是带来计划经济体制历史发展时期形成的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为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注入精神动力;另一方面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伟大历史实践,带来创新机关事务工作理念的机遇,形成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思想理论基础。
    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之所以是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重要特征,是因为它既是事物变化的先导,也是事物变化的逻辑起点。机关事务管理职能与机关后勤服务职能分开,是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的第一次裂变。这一裂变带来的结果则是新型机关事务管理体制的建立与机关事务工作运行方式的历史性转变:即从事机关事务管理的工作人员使用行政编制,从事机关后勤服务的工作人员使用事业编制。一方面是在传统机关事务管理体制上打开缺口,明确了机关事务工作改革初期发展的目标。即:推进和实现机关事务行政管理职能与后勤服务职能分开,精简行政机构和行政编制;理顺机关事务行政管理机构与机关后勤服务机构之间在工作发展、资产核算、收益与分配三个方面的新型关系,使机关事务行政管理机构与机关后勤服务机构按照各自的职责运行;转变机关事务管理方式和机关后勤服务运行机制,促进机关后勤服务单位增强自身的发展能力。另一方面是为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扫清障碍,明确了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的前进方向。即: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符合机关实际情况,反映机关后勤内在规律,具有中国特色的机关事务管理保障服务体制,解放和发展机关后勤先进生产力,推进新时期机关后勤事业又好又快地健康发展。
  
 

    二
    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蝶变,是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攻坚阶段的基本特征。辩证唯物主义关于量变与质变相互关系的原理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变化总要经历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从量变到质变是飞跃;质变以量变为基础,没有量变就没有质变,突变以质变为前提,没有质变也就没有突变。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蝶变,是指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机关后勤服务保障模式,面临新挑战而发生转变过程中,孕育出来取代过时服务方式的新举措、新办法。一方面,基于机关事务与机关政务的本质联系,尽管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迅猛发展的新形势下,机关事务部门直接单独提供机关后勤保障服务的优越性越来越小,但在当前和今后都不能实行服务社会化的机关后勤服务领域,却仍然具有不可取代的特殊作用,这是由机关后勤服务组织体系与社会化服务体系各自所固有的特殊性决定的。另一方面,基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尽管在机关后勤服务面临的社会环境已经发生历史性变化的时代背景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保障模式的变革是不可避免的,但在实践中却是一个渐进的探索过程,这是由历史的局限性和事物发展变化的连续性决定的。
    从新时期机关事务工作改革初中长期目标体系的既定任务来看,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蝶变既是与时俱进的反映,又是增量改革的要求。蝶变是生物学描述昆虫由卵到蛹再到蝶整个变化过程的词汇,这里借用的意义,在于揭示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过程中的攻坚阶段性基本特征,是指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转变在机关事务工作改革既定初期目标阶段,先由积累内部变革能量开始,经过内部矛盾运动的发展变化,再到新机制的形成破茧而出,必须经历一个渐变演化的过程。从理论分析方面来说,面对机关后勤服务外部环境的历史性剧变,必须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关于事物普遍联系和具体扬弃的法则,既不能因循守旧,以不变应万变,又不能象泼洗澡水连小孩子一起泼掉那样搞“休克疗法”,只有通过不断进行增量改革的改良办法,因势利导与创新发展并举,才能把改革的力度与可承受程度有机结合起来。这是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蝶变特征形成的内因。从实践探索方面来说,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传统机关后勤服务运行方式的固有弊端的暴露和优势作用的丧失,是逐步反映出来的。特别是随着企业管理制度和国家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的深化发展,机关后勤服务单位人浮于事和效率低下束缚机关后勤生产力发展的弊端首先反映出来,不转变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就难以为继,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的内部矛盾对立具有不可调和性。这是传统机关后勤服务运行方式蝶变特征形成的外因。
    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蝶变之所以是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基本特征,是因为它既具有阶段性改革特点,又具有连续性实践意义。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告诉我们,人们只能在既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认识事物的发展变化;社会历史发展到什么程度,人们的认识才能达到什么程度。人们对于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弊端的认识,必然会在客观上经历着一个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发展过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运行方式蝶变,从引进企业化管理制度、实行内部承包与租赁经营管理办法、面向市场开放机关后勤服务项目,到推行用人制度与分配制度及结算制度改革、探索引进社会力量办后勤发展之路、采用全员聘用制与岗位管理制度、试行机关后勤服务外包,每前进一步,都留下一个新时期机关事务工作改革发展的历史脚印,形成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前进道路上的标志性轨迹。一方面,从连续性改革实践来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所发生的明显变化虽然是从局部开始的,但却是一个具有时空内在联系的发展过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的变革构成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的实践基础。另一方面,从阶段性改革实践来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方式变革从局部进行突破,既为实现增量改革发展目标创造条件,又为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开辟前进道路,形成更大的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发展空间。
  
 

    三
    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是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进入现代化阶段的本质特征。历史唯物主义的发展观告诉我们,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有反作用;人们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将会在主观世界上得到改造。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是指在传统机关事务工作理念裂变与机关后勤服务方式蝶变的共同影响下,通过解放和发展机关后勤先进生产力所产生的现代机关后勤事业发展新事物。一方面,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与现代社会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密切相关。这是因为,尽管机关后勤服务因其自身的特殊性而与社会第三产业有所区别,但就其经济属性方面的本质意义来说,具有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的共同性。在社会第三产业新生事物层出不穷、服务方式不断刷新的时代背景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基于“社会存在” 的外部压力不断加剧而发生聚变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是服务社会化改革“社会意识”的必然要求。从浅层次意义上的初级阶段改革实践,到深层次意义上的攻坚阶段改革实践,新的机关事务改革发展思路,必然要取代传统的机关事务改革发展思路,这是毫无疑义的。因此,传统机关事务改革发展思路对于机关后勤服务机制在改良意义上的修补,不仅落后于时代发展的要求,而且也无济于事。
    从国内外加快行政管理“市场化”改革的发展趋势来看,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既是适应开放内部服务市场与对外让渡部分服务职能的要求,又是积极发挥市场配置机关后勤服务资源基础性作用的前提。“聚变”是个用来描述化学反应变化的词汇,这里借用的意义,在于揭示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终结与现代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诞生方式,即在新旧观念、体制、机制、政策、制度、规章、办法、人员诸多矛盾问题碰撞与冲突的过程中,产生出与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新型机关后勤服务机制。一方面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环境及其影响加剧的情况下,特别是引领当代社会第三产业快速发展的新兴服务外包业务的广泛应用,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的落后性矛盾,不仅与推进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的新形势新任务不适应,而且还成为解放和发展机关后勤先进生产力的障碍。另一方面是随着改革开放进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特别是随着国家深化机关事业单位全面改革政策的不断完善,在计划经济体制条件下建立起来的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正在失去其存在的社会基础。因此,不仅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发生聚变的内部条件和外部条件已经越来越成熟,而且先行先试的机关后勤服务集团创新实践,已经越来越多地积累起的改革发展经验,也为确立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的理论地位提供了依据。
    传统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之所以是新时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转型发展进入现代化阶段的本质特征,是因为它既具有划时代的标志性特点,又具有创新性实践的革命意义。从传统机关后勤服务体制聚变的结果来看,首先是机关后勤服务机构重组改制形成的主体多元化格局具有创新实践意义。一方面是发挥市场配置机关后勤资源基础性作用的必然结果。因为开放内部市场既是机关后勤服务机制聚变的必要条件,又是机关后勤服务社会化改革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是具有实质性产权革命的广泛影响意义。特别是在机关事务“管理”与“服务”的关系上,基于服务主体的多元化,在过去的上下级一元化行政管理体系中,有了市场“买方”与“卖方”的经济合同管理关系。其次是机关后勤人力资源配置方式具有革命性意义。基于新型机关后勤服务机制实行全员聘用制管理方式,过去那种行政计划配置方式已经被市场配置方式所取代,由“养人”转变到了“养事”上来,于是新型机关后勤服务机制所容纳的外包服务方式也就应运而生,进入社会第三产业的新兴发展轨道体系。


(作者:姬观菊   单位:四川省成都市机关事务管理局)